故事的主角是一名出沒於東京街頭的扒手,有著銳利的識人眼光,總能精準的鎖定有錢人;和高超的技術,總是不留痕跡的成功帶走他人的錢包。某日,他在街頭遇見了認識的人,那人勸他離開東京,因為,「那個男人」出現了。「那個男人」名叫木崎,擁有極大的權力,可以輕易的改變他人的命運。幾年前,他和最好的夥伴石川,兩人因為高強的順手牽羊技巧被木崎看上,派去執行一項暴力搶劫的任務。行動成功後,他被告知可以離開,石川卻還要擔任司機,從那天分別,他再也沒見過石川......。他想逃,卻還是被木崎找到了,木崎要他完成三項任務,若是失敗了,他和最近親近的小孩都得死......

在看《掏摸》之後,我後悔了,不是因為不好看,而是故事裡頭的惡意和邪惡實在太過黑暗而純粹,讓我的心靈有些承受不住。就像一層厚重的濃霧,緊緊的包圍住我,讓我無法掙脫,沉重到連呼吸都變的困難。當我跟著主角前進,那股操縱他人生的龐大力量擺脫不去,像一隻無形的大手攫住他(和我)不放,不寒而慄的感覺也一直緊緊跟隨,我覺得自己的心都快要窒息。就如同一個你最恐懼的東西臨到面前,你可以覺察感受到,但因為太過害怕而腿軟,失去力氣,無法逃離,只能任憑擺佈。更可怕的,是你即使能夠逃,也不會這麼做。因為對方的力量太過巨大,不管你如何反抗,都徒勞無功,再怎麼逃到精疲力竭也逃不開,不過是白費力氣罷了!

人的邪惡到底可以到何地步?這真的是一個相當恐怖的問題,因為邪惡有各式各樣不同的型式,但不管哪一種,推到極致時都是深不見底的闇黑。即使只是在故事中探討,都讓我的心大受震撼。《掏摸》中的邪惡,可怕到讓我覺得噁心,尤其是在看到最後一段時,那股難以言喻的壓迫感,真是讓我從背脊急速竄起一股寒意,反胃作嘔。這世上有善良也有邪惡,兩者不是相對,而是各占多少比例,但是,這世界上總有極端,有100%的善良,也有100%的邪惡,雖然是少數,但也存在著。不是不明白這樣的事實,只是,我以為自己完全能夠接受的,雖然絕對無法認同。然而,在看《掏摸》的過程中,我卻一次又一次的想放下書本,想要就這麼放棄算了。書中那種連一丁點亮光和希望都沒有的邪惡,真的讓我覺得非常恐怖。「到這裡就好」,「我實在受不了了」,這樣的念頭出現過好多次。只是,故事的主角已經讓我心中起了好奇和同情,我還是想要知道他最後的結果。

故事中那股濃的散不開、籠罩住整個故事的邪惡形式,實在讓人難以置信。有的邪惡,是因為仇恨讓人失去人性,或是因為成長過程的扭曲,或是因為......。總之,都是有原因的,找的出改變的方式,可是,《掏摸》裡頭的邪惡不是這樣。書中的邪惡,就好像是撒旦一樣,先天注定就是如此,沒有無可奈何,也無法改變。「那個男人」木崎,他之所以去威脅主角,只是因為他發現自己有強大的權力,他認為自己就像是神,可以去操控別人的人生。他甚至沒有意識到這是邪惡的,因為,在他的眼中,他和主角是完全不一樣的,他只是在享受權力帶來的樂趣。這一切對他而言,只是遊戲,而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。

其實,不管在怎樣的社會裡頭,有權力的人本來就是會影響別人的人生,他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,都可能會改變階層在他下面的人的人生,可是,當他們這樣做的時候,並非是一種刻意和惡意的行為,不過是不自覺和不由自主的影響。可是《掏摸》裡頭的情形完全不同,對主角以及其它和他相同地位的人來說,「那個男人」木崎就像是惡魔一般,他是一個逃不開的惡夢。當遇上他之後,他們不再擁有自己的人生,而只是他手中的一個小棋子,任其擺布。這就是《掏摸》最恐怖的地方,作者點出了絕對會是每個人最深的恐懼。當你對自己的人生不再有自主權,你不再是一個自主的人,只是一個會呼吸有心跳的玩具,那你活著還有什麼意義?

在收到試讀本的時候,我驚訝於《掏摸》的薄度。在讀完之後,我更是佩服作者,能在這麼短的篇幅裡頭,將他想要探討的惡意發揮的如此淋漓盡致,讓讀者在翻過書中每一頁,都能夠感受到其中蘊藏的深不可測的黑暗。或許,這麼深沉的邪惡,正是故事篇幅短小的原因。因為故事如果太長,作者和讀者的心靈都會被其中的惡意壓垮。作者可能會被壓榨殆盡,或是沉溺在其中無力自拔;讀者可能無法承受這麼多的邪惡,要不就是放棄,要不就是硬撐著看下去,在看完之後如同被挖空一般。

創作者介紹

♨ Coffeefly ♨

-coffeefly-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