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八年前,為了舉行祈福的「鳥人儀式」,鵺敷神社的巫女朱名,帶著她六歲的女兒朱音,和六位從外地來的見證者,到了鳥坏島上。沒想到,等到船家去接他們回來時,只見到當時僅有六歲的巫女女兒朱音,被關在櫥櫃裡頭。巫女從面對懸崖峭壁的密閉式拜殿中平空消失,六名見證者也不知去向。現在,十八年後,當時唯一的倖存者,現任的巫女朱音,決定要再次舉行「鳥人儀式」。獵奇流浪小說家刀城言耶,到兜離海灣調查十八年前的事件,受邀參加儀式。結果,一切就猶如十八年前的劇情重演,一樣是六男二女的組合,一樣是密閉、沒有其他出路和躲藏之處的拜殿,一樣是消失的巫女。難道真的猶如傳言,是被鳥女帶走了?或是大鳥尊現身了?刀城言耶決定用找出真相,在否決所有其他的可能性之前,他不願相信怪力亂神......

這是我第一次讀作者三津田信三的作品,在此之前,我只知道台灣出版的她的小說,都叫做《如............之物》,內容和日本鄉間的一些鄉野傳奇有關。所以,看到有人的心得寫「和之前的比起來如何如何」,我完全都無從比較起。XD (是說我通常在寫完自己的心得前都不會去看別人的心得,這次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XD,而且,我完全忘了我是在哪看到,又是誰的心得,記憶力超糟糕的。Q_Q) 讀了《如凶鳥忌諱之物》之後,覺得和我之前對作者三津田信三小說的想像差不多,特別是在鄉野傳說這一方面。

閱讀推理小說時,通常我喜歡分成兩方面來看一本書;一個是從純推理的角度來看,也就是書中的謎題、詭計、誤導、解謎、真相這一類的;另一個角度,則是去看這本小說中非推理的部分,人物的個性、情感、故事的歷史和地理背景......。因為是推理小說,所以前面那項不管怎樣都不能太差,否則那能夠叫推理小說呢,是不是。XD 至於後面這一類,雖然說不是絕對,但卻是讓人覺得內容合情合理的所需元素。否則,推理小說就會像一道非常理論化而難以親近的數學題目,雖然知道正確無誤,卻難以融入其中。同時,這也是增加推理小說豐富性的元素,讓其可以更吸引人。而《如凶鳥忌諱之物》,不管是從哪方面來看,都有我喜歡的地方,以下就分別介紹啦!

書中主角,獵奇流浪小說家刀城言耶,在找尋答案時,把他想到的所有可能性都列出來,再一個個去求證。我覺得這樣的劇情安排很有趣,同時也可以讓讀者和主角一起去推理思考各種不同的可能性。我覺得推理小說,通常就是隨著劇情推進給你線索,最後偵探(或其他擔任解謎的角色)就會出來說知道事實是啥,然後把線索組合起來,向大家解說真相。《如凶鳥忌諱之物》其實也沒有脫離這個模式,只是他多給了一種線索,讓讀者不會像無頭蒼蠅一樣。而且,我覺得他這樣的做法,會讓某些懶惰的讀者比較願意去思考。(好啦!就是在說我自己啦!XD 雖然看推理小說是為了刺激自己思考,但我有時就是會懶得想,傻傻的等偵探解說。XD所以說,我完全不適合當助手。)

而且,作者這樣的做法,讓我再次去注意到,之前發現的推理小說作家這個職業的矛盾之處。對我而言,推理小說的寫作,是作者自己和自己的鬥智,而最中完成的作品,則是作者和讀者的鬥智場。因為,推理小說就是分別線索和陷阱為經緯織就出來的布匹,分明是兩項相互矛盾的元素,卻能各司其職的在一篇作品裡頭。我覺得我完全做不到,所以,我一直都很佩服推理小說家,也因為如此,雖然我很喜歡推理小說,但從來沒動過寫這類小說的念頭。更厲害的,是你以為作者在給你線索,但後方默默的有一隻手將你推入陷阱之中。(感覺好黑心XD)我覺得刀城言耶列的那些可能性,和針對那些可能性去查證的劇情,就有些這樣的味道。

除了推理的部分之外,故事中關於兜離海灣、鵺敷神社和「鳥人儀式」,這些鄉野傳說和民間的傳統信仰,也是很吸引我注意的一塊。在科技和交通的快速發展之下,不管是在什麼地方什麼國家,那些比較區域性、只屬於某一個族群的傳統文化,很容易就會開始被先進的強勢文明破壞,然後逐漸凋零消失。這其實是非常讓人感到惋惜,也覺得很心酸,卻又有些無能為力的。這些傳統文化的消失,對於不是屬於那個文化的人完全沒有影響,所以我們不會察覺,更不會去提供幫助,甚至可能是在無意中成了加速破壞的幫兇。可是,對於身處在那個文化中的人們,尤其是對文化有深刻感情的人,他們是願意付出一切,只希望能夠保存住這文化,將其繼續傳承下去。《如凶鳥忌諱之物》的內容,其實就是這樣的一個故事,只是,就如同所有的現實,故事的結尾仍然讓人感到無盡的遺憾。因為,即使有這麼多的努力,但我覺得也難以挽回或停住前進的那股力量。縱使不是當下,也會是未來。

PS.最後小小complain一下,寫推理小說心得時,綁手綁腳的感覺。XD 因為我都會避免暴露謎底或爆雷,可是這樣就有些東西都無法討論,實在很討厭呀! 雖然還有其他東西可以寫,但想討論的無法大放厥詞還是會很哀怨。XDDD

創作者介紹

♨ Coffeefly ♨

-coffeefly-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